讲座信息
返回首页| 新闻资讯|   讲座信息
舞院沙龙第十八期:社会学的眼睛——【歆舞界】环境舞蹈剧场代表作《阿O一家》的三个空间版本
发布日期: 2015-07-13 来源: 作者: 阅读次数:

        2015年7月10日,歆舞界创始人、我院青年编导史晶歆老师受我院舞蹈教育研究所、教务处、研究生部、党委组织部之邀,在北京舞蹈学院综合楼6F会议室为学院师生带来了第十八期舞院沙龙——《社会学的眼睛——【歆舞界】环境舞蹈剧场代表作<阿O一家>的三个空间版本》。我院部分教师、研究生及舞蹈学系2014全体学生共五十余人参加了此次沙龙。

【主创团队】
在《阿O一家》三个空间版本中,空间如何进行表意?如何进行个体语境内部的叙事表达?它与环境舞蹈之间又构成了怎样的内在关联?皆是此次沙龙史老师讲述作品《阿O一家》创作前抛出的疑问与反思。为此,史老师分别从作品的创作起点、缘由及动力出发,对问题的提出与反思作下了先行铺垫,并着重提出对作品创作的理解,不在于让观众理解了什么,重点是让观众在作品中“遭遇”了什么,这正是环境舞蹈剧场的魅力之所在。如谈到作品《阿O一家》的创作起点——面具时,史老师认为正是通过对这一器物的选择、感知、接触与尝试,不仅促使她从中“看见”了一个“鲜活动人”且“真实的世界”,并在由自我向身边人关注的转变中,获得了对“小人物”生存现状深有“痛感”的生命体验与精神体认;更为重要的是它直至成为一种语言性表达的媒介与空间、观众之间构成一种互动关系,衍变为作品《阿O一家》立意表达的动力来源。因此,为了寻找与这一立意与表现内容相吻合的空间,史老师谈到自己通过不同表演空间如2013年首演的后山艺术空间,2014年由工厂改造而成的77剧场,2015年的正乙祠古戏楼的尝试、运用与再改造,完成了对《阿O一家》不同版本、相同立意的阐述,并借此提出环境舞蹈中环境是第一位的,环境会影响到每个情节的设置及预设结构的不同呈现。
      《阿O一家》面具设计制作者、独立艺术家陈飞老师以《面具是什么》为题,对《阿O一家》中面具的创作过程与“面具是什么”的本义定位,及面具的功用进行详细的阐述。

【学术顾问】
之后,担任歆舞界学术顾问,来自南开大学的周志强教授则以《寓言论批评视野中的史晶歆作品》为题,谈到当下中国现代舞的四种发展模式与相应的理论批评范式,并从中对史晶歆的作品进行了定位与反思。第一种是以舒巧为代表的“再现型现代舞”,在创作理念上本着艺术反映论中艺术是对历史、现实生活真实再现;第二种是建立在西方“内模仿”理论基础上,以邓一江、张建民为代表的“移情型现代舞”,不再注重情节本身的叙述,而是着重通过场景的分离将观众的情感带入以达到“移情”的效果;第三种是以王玫为代表的“象征型现代舞”,其特点是对作品本身意义的理解不止于原有语言编码的体系,而是必须要借助作品之外的意义才能充分理解文本;第四种是包含史晶歆在内的“装置型现代舞”,其特点是不再用舞蹈语言清晰的表现生活、内心的情感遭遇或隐喻社会焦虑,而是将舞蹈语言视为一种可供随时拆解与重新构建意义的“肉身”表达。最后,周老师提出对待不同的艺术作品要通过不同的批评范式去进行阐述。比如对“再现型现代舞”采取认识论批评,要了解其背后的历史语境;对“移情型现代舞”采取体验论批评,以能不能激活观者的感情为体验的基准;对“象征型现代舞”采取符号或语言论批评,即在语符隐喻性表达的层面上把控作品;对“装置型现代舞”则采取寓言论批评,将对其作品本身的理解不止于文本本身,而是必须借助其他的元素才能理解文本。

【专家学者】
金浩教授以《散点漫谈阿O》为题,结合个人观剧体验,谈到对作品《阿O一家》的认识与感悟。如谈到空间,金老师认为第三版古戏楼这一空间的选择本身,带着一种古今之间隔空对话的矛盾与冲突。之后,金老师提出环境舞蹈在他看来是戏剧化成分很大的舞蹈呈现,对它的解读可通过“社会学的眼睛”,将不同角度下不同的审美经验作为先行引导进行构想与猜测。因此,从个人经验出发,金老师认为史晶歆作品中对“家”情节的体现与不同变相的思考,可从上海滑稽戏追溯出一种个体身体语言的养成与标识。最后,金老师谈到对动作本身的解读是较难阐述清楚的,在传统的审美经验中舞蹈在叙事上固然有它故事与表现的层面,但我们不能忽略的是,舞蹈的终极关怀还是通过身体的智慧认知并阐释自己。
闫桢桢老师则以《环境舞蹈剧场:意义与经验的偶然性与必然性》为题,谈到在《阿O一家》不同版本的讲述中,之所以能在其同一个文本下得到不同的感受,是因为环境舞蹈本身就是一种开放性的场景设计,它对环境的选择与构造可能比演员的表演本身更要重要。之后,闫老师提出自己深有感悟的几个场景,如剧场集装箱内部和广场外两个场景的装置。最后,当闫老师谈到作品的意义时,提出所有的环境因素会让不同的版本呈现出不同的主线,而透过环境剧场和文本之间的连接,其实空间本身的质感是非常重要的。即使对我们每个个体来说,瞬间产生的经验是很私人化的,但真正决定与这个作品在某一刻以某一种方式的相遇可能不一定是偶然性的触发,这偶然后面是有必然性的。比如没有对当下所处社会背景的感知就不会出现阿O这一主题的呈现,如果不是当下社会饱受相同境遇摧残的个体,也不会在77剧场用这种生命经验去跟它产生瞬间的触碰。

【演员团队】
《阿O一家》演员团队中的王炜以《奶奶,摔倒了......》为题,从社会学与大众心理学的角度,谈到了对其所饰演对象的主体动作——“摔倒了”这一现象的认识,以及对正乙祠古戏楼空间的理解,提出这种空间的选择会赋予观众以文化前理解。

【观察者团队】
面对史晶歆老师关于观众恐惧心理投射的提问,赵妍老师认为恐惧是一个很深的个人体验,当人被这种感觉所包裹的时候,它会阻止对其他的体验。因此,它的程度深浅取决于个人生活经验与情感的打开程度。而具体谈到“装置型现代舞”,在赵老师认为它一方面它可以将肉身的经验敞开,将演员自身,包括观众都笼罩在同一个心理场域中;另一方面它跟艺术治疗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因为很多环境剧场的艺术家在从个人潜意识走向集体潜意识的过程中,实际上是创造了所有人都被疗愈的场域。所以赵老师认为史晶歆老师的作品,不仅具备上述意识,还开阔了眼界产生不同层面的思考,是一次很棒的个体生命体验。
2014级舞蹈学系本科生韩一菲同学以《阿O一家题材与思想的共鸣》为题,从宏观层面通过对舞剧题材选择意义的阐述,谈到了环境舞蹈剧场下《阿O一家》的点睛之处与所带来的思想上的共鸣。

张宇婷同学以《环境舞蹈的魅力》为题,谈到环境舞蹈自身所具备的特征表象,及《阿O一家》以环境舞蹈为形式背后的衍生意味。
 

成瑶同学以《与<阿O一家>相遇——从作品本身探究“歆舞界》为题,结合自身在歆舞界实践的所得,谈到对《阿O一家》的内部窥探与了解。

李泽慧同学以《阿O一家带给我的现实意义》为题,谈到对《阿O一家》作品及人物形象的认识与理解。
南开大学的马春靓老师以《社会学视角下对现代舞的新型观照——以环境舞蹈<阿O一家>为例》为题,先是谈到自身对现代舞的认识,之后便提出问题,当传统欣赏者把现代舞视为一种另类的身体呈现,而现代舞的创作者却视其为一种规训了的现代性身体表达时,现代舞是什么?我们怎样才能看懂?对此,马老师结合个人教学经验,借鉴社会学中“社会学的想象力”方法,谈到自己如何透过传统的审美经验来重新审视现代舞,及《阿O一家》的创作。
最后,周志强、史晶歆、赵妍老师分别寄语在座同学,一方面希望同学们在评论方面能够学会如何抒发自己对作品的真感受,如何学会跳脱原来已有的语言框架来说出自己的话,如何学会管理与使用自己的感觉;另一方面则深表厚望,希望同学们在前行的道路上能够开阔视野,不断保持前行的姿态努力奋斗。

文字记者:刘明明
摄影记者:安政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