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信息
返回首页| 新闻资讯|   讲座信息
舞院沙龙第十七期:来自山中的传奇——台湾优人神鼓
发布日期: 2015-06-28 来源: 作者: 阅读次数:


       2015年6月26日,优人神鼓剧团创办人兼艺术总监刘若瑀老师,及音乐总监黄志群老师受我院舞蹈教育研究所、教务处、研究生部、党委组织部之邀,在北京舞蹈学院主楼701教室,为我院师生带来了第十七期舞院沙龙——《来自山中的传奇—台湾优人神鼓》。我院邓佑玲副院长及学院部分中层干部、教师、研究生、本科生,共一百余人参加了此次沙龙。   

       从传统的京剧学习到在现代实验性剧场进行表演,再到美国纽约大学专业学习表演,刘若瑀老师的讲述无不透露出在由传统向当代的情境转变中,个人身体语言的养成与标识。尤其是与波兰戏剧大师葛托夫斯基为期一年的专业训练,刘老师谈到对原生态民族歌舞仪式的学习,其目的不仅是为了从中学会当下聆听与观察的方式,更是希望作为“人”的我们可以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找回古老的学习方式,并重新唤醒原来的内在状态。具体到编创,刘老师谈到自己曾被评价为“西化的中国人”,所编创的作品是“想”而非“做”出来的。何为“做”?何为“想”?刘老师认为这虽是一种中西方教育在教与学差异性上的表现,但是否“西化”的判断并不取决于内容,它取决于这先“想”后“做”,还是先“做”后“想”的方式选择中。因此,受观念的影响与启发,刘老师在编创中与不再事先预设好场景,及示范动作,而是直接从“做”开始,先充分发挥演员自身的主观能动性,然后再在过程中慢慢使其领会与诠释。最后,谈到作品《庄周梦蝶》,当遭到质问是谁做作梦?是自己?还是在做庄子的梦?刘老师才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故事文本的叙述,对于庄子借他与蝴蝶的关系表达或隐喻的是什么却一概不知。这是一种无意识的状态,所以刘老师借此提出从现在开始做每一件事,都应想象自己体内有“两只鸟”监督着自己,要时刻警醒自己始终处在一个有意识的状态中。因此,从刘老师的讲述中我们可以窥探到优人神鼓的创作动机与立场的源头所在。


 
       接下来从黄志群老师的讲述中,优人神鼓具体的创作理念与训练方式随之而出。比如黄老师谈到自己曾在印度的游历中对打坐修行的感知与体悟,当得到教导“打坐就是二十四小时活在当下”时,对打坐修行中所蕴含的道与艺术之间内在关联的探索,便已然内化于黄老师的创作理念与训练方式中。如“先打坐,再打鼓”,神圣舞蹈的旋转皆是以窥探身体内部为由,直至衍生至对“活在当下”的身体感知与体认。
      问题环节的叩问亦是对优人神鼓创作理念的延伸反思与追问。比如当提出对作品《时间之外》中时间的理解时,刘老师将其体现为对个体生命中“我是谁”的质疑,因为谈到“我是谁”不可避免牵连过去或未来,它是透过时间来存在的。因此,走出时间的状态,抹除当下之外的记忆,“活在当下”的生活真秩序中是作品《时间之外》传递的哲思理念。之后谈到对创作的理解,刘老师认为“原创”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创作者必需的,但“反者道之动”,刘老师提出只有放下看到的及接触到的,说自己的话才能实现“原创”。之后,刘老师还谈到对技与艺关系的思考,提出“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只有技术也不等于艺术”这样一种看似悖论,实则却将技术真正看作一种对“术”的理性思考而非“技”本身。

       经过细致的讲述与问题环节的深化,为了让在座的师生可以接受到更为直接的身体体验,由黄老师带引大家进行了相关训练方式的练习。比如先是简单的将两只手抬起并依次替换,之后便通过层层叠加将手、脚、头都加之其中,分别按照各自的节奏运行着。看似简单,实则稍有走神或不够专注便会出现混乱和各种不协调。而黄老师正是通过这种训练方式,让大家体会如何“活在当下”。
    个体的感知与体认对创作产生怎样的影响?面对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与碰撞,“国际视野”的体现是以世界认同为基准的定位?还是“立足本土”中对自身文化主体所处位置的反思?皆是此次沙龙为我们带来的种种思考。但比之更为重要的是,刘老师对身体、文化等时刻保持着的高度警惕、自觉与感知,既让我们看到了一份担当,又促使我们意识到对任何一个有关文化自觉的思考或选择,皆不可置身度外。
     

文/学生记者:刘明明 图/特约摄影:石磊